两小时上色小稿,临摹小魔女的人设图。

《少女终末旅行》动画化贺图,虽然把帽子画错了其他各种问题也不少……姑且发一下吧。

少女终末旅行,临摹二张。

饭糕的人设作业,没拿到想要的分数心态有点崩。

和眼睛蒙上阴影的贝雷帽男性度过的愉快七夕之夜。

由上次人物二次创作的铅笔稿转绘而成,转绘在还没习惯板子的情况下能节省不少时间,刻意的「风格化」也减少了对线条和上色能力的要求。这次学会了单独开一个图层来标记颜色范围的方法,因为没有在 Krita 里面发现选区笔。
铅笔稿基本是是临摹性质,所以这张自然不能算原创,原作是 Booota 的一张不可考的插画。

临摹,原作油画。原作系列的构图都很有意思,地面压得很低,靠高瘦的树木平衡画面上下。
还是按着旧的套路画,颜色还是太淡,大量依赖尼龙笔来柔化地面的各种笔触,罩染的效果总是不好也不知是水分的问题还是笔的问题。稍微觉得有些无奈。
突然想起这已经是第七年了。

我是不是需要帮助呢?

这些都是阴谋啊。

赛璐璐试作,原图是小魔女 ED 中的一帧。
相比之前画的黑猫,这回终于知道用图层来避免线条和填充颜色之间的缝隙了。

今日练习。

照片写生,图片来自 3g 的团练帖。

现在我好像真的可以对着照片画出「能看」的水彩画来了,看来之前在画室学到的东西,没有还给老师啊。上一张画在画之前就能想好该怎么画,画出来应该是什么效果,这一张却没有,按着步骤来走一步想一步,倒也得到了有点像样的结果。

铺大色调对风景来说几乎是必要的步骤,有利于指导局部的细化;用红胖子上色,另一支笔蘸水来做出渐变效果;叶筋笔这次用处不大,只用来画草;调色技能贫乏,很难调出能互相区分色调又相近的色,水和石头颜色雷同;速度太慢,耐心不足,导致虎头蛇尾。

P.S. 手机拍出来的色差太大,石头并没有那么蓝,原画更好看些 :-) 。

梦到你喜欢上我了,梦到你总和我腻在一起。

做梦真是人类绝妙的天赋啊。

好久不见。

照片写生,照片来自卡卡的团练帖。

久违的水彩,久违的平涂,画得过程很享受,很顺畅,就连刚拔掉的智齿处都感觉不到疼痛了。画到最后也没有出现特别明显的败笔,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吧。

颜色还是太淡了,没突出太阳的亮度;画天空的时候有尽量控制水分,可惜还是有很多不足,云的边缘太僵硬了;近景的处理也有些仓促,嗯。

有画画陪着我的话,我可以一个人继续走下去的吧。

临摹五更琉璃人设图,Krita + Wacom CTL-671。

最开始的线稿在几个月前就画好了,只是迟迟不敢勾线。这算是第一次用 Krita 临摹出完整的一张图来?

有点适应数位板的手感了,但依然很难画出流畅的线,有时候还会因为用力太小而无法画出能让魔棒识别的区域,用了各种奇怪的方法总算是把画面糊起来了。我应该走在了离正确不太远的道路上了吧?

我好像做错事了……

纯纯说她真的没有不开心,真是太好了啊。

可是这对我来说,算不算一个残忍的事实呢?我恨这样想的我自己。

纯纯突然换头像了,纯纯连着发了四句只有两个字的话,纯纯的朋友圈我看不见了……

是因为纯纯不开心了吗?我什么都推断不出来……

学校写生二张。

John Constable 的《The Vale of Dedham》。
花了很大力气才打好的草稿,第一遍色已经毁了,这就是这幅画最好看的时候了吧。
胸口还是痛,有没有有空的神明大人来拯救我一下呢?

五月九号,广东工业大学上空的云。
日常中我最害怕的东西,就是冬天的空气还有夏天的云。
奇怪的笔法得到了奇怪的效果。

4.25 - 5.4 人体练习。
以后是不是一张一张发比较好呢?
5 月 19 号第一次鼓起勇气告白,同时也收获了第一次拒绝。我不明白为什么拒绝了我的她为什么会主动安慰我,会坚持想要继续当朋友。
被拒绝是预想中的,但这样的心痛可不是,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呢?

纯纯今天没有理我。

纯纯好可爱啊。

我对这样的声音总是毫无抵抗力啊。

《月がきれい》第四话 - 通り雨。

两把伞都画偏了也是不容易;动画里那种很硬的高光没有表现出来;至今依然在用素描的表现方法画动漫,是不是不太适合呢。

如果总是有这样甜的动画来治愈我,我应该不会害怕一直一个人生活吧。

之前没画完的练习,临摹康斯泰勃尔的油画《Salisbury Cathedral from the Meadows》。
可能是因为不在画室缺乏老师的指导吧,继续画下去的时候并不顺利,仅仅是把原来没上色的地方填满了而已:教堂几乎没再改动;马的和水面糊成一片而且看不出结构,人糊得更厉害;水面的笔触太过明显,飞白不自然。完全没有继续深入,整张画比较满意的地方可能就剩下树了而树基本也是之前画的。
也罢也罢,手感找回来一点了,准备下一张吧。

每天下来几乎没有留给画画的时间,时间只剩下不到两个月了……

原图来自小春めう的专辑《Next New World》的封面,由画师 ぶーた 所作。站在海边的白色连衣裙女生超可爱啊~可惜这个系列好像只有一张。以后如果我也能创作了,不知道可不可以为这个女孩子画一个属于她自己的故事呢?
这张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用针管笔勾线,然后不出意料地失败了。还是不明白针管笔到底要怎么用……

© 谷月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