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无意给你留情面,也不觉得需要对以下的话道歉。


我以为你是个小孩子,却忘了自己也长不大,为什么我要自己装成大人来哄你?

我以为你很脆弱需要被呵护,却忘了自己那颗破破烂烂的心从来就没愈合过,你没见过我这么乐观积极的抑郁症患者是不是?

我以为你期待承诺和爱意,在覆满死灰的荒地种出了告白的嫩芽,没想到你只喜欢欲拒还迎的暧昧。

你只活在你过剩的荷尔蒙里,活在流淌着甜言蜜语的比特流里,给你一台机器,每天会对你的「要抱抱」给出「抱紧紧」的答复,你是不是也会爱上它?然后每天反复地问它是不是喜欢你?

你能不能为自己而活?能不能意识到失恋后十秒钟就喜欢另一个人是不是显得有些廉价了?我拯救不了你,因为我自己都是病人。能不能少点自以为是的自怨自艾?你的每一次自作多情的自我牺牲,都是落在我伤口上的一把把刀。


你确实还年轻,可是我年轻时候看到的,是一个比你还灰暗的世界。唯一需要你原谅我的事情,就是我已经无法理解你的痛苦,不是因为这些痛苦看上去矫作无力,而是因为它们的主人捅了我一刀。


评论

© 谷月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