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景速写二。

临摹 John Constable。

临 John Constable。

临摹董克诚。

照片速涂。

临摹李意淳。

临摹。

复健 2。

复健。

临门采尔。

今日练习。

换用了铅笔,好控制了一些。

正式开始临摹门采尔,难。

不知道如何应付的人,存个档。

柳条临摹两张。

临摹。

感谢 yang.liu 同学赠书。

买了一盒柳条尝尝鲜

John Constable 失败临摹一。

连难过也要被剥夺😂。

第一次像模像样的出门写生。

地点是北大未名湖,跟着北京水彩画院的老师们一起去的。第一次见面简单寒暄几句,默默坐下画,画完一张一起挪个地儿,再默默画一张。两张画的时候过去,明媚的阳光变成了昏红的斜照,大家收拾东西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。

我喜欢这样的交流。

临摹 John Constable 的 《The Low Lighthouse and Beacon Hill》。

我无意给你留情面,也不觉得需要对以下的话道歉。


我以为你是个小孩子,却忘了自己也长不大,为什么我要自己装成大人来哄你?

我以为你很脆弱需要被呵护,却忘了自己那颗破破烂烂的心从来就没愈合过,你没见过我这么乐观积极的抑郁症患者是不是?

我以为你期待承诺和爱意,在覆满死灰的荒地种出了告白的嫩芽,没想到你只喜欢欲拒还迎的暧昧。

你只活在你过剩的荷尔蒙里,活在流淌着甜言蜜语的比特流里,给你一台机器,每天会对你的「要抱抱」给出「抱紧紧」的答复,你是不是也会爱上它?然后每天反复地问它是不是喜欢你?

你能不能为自己而活?能不能意识到失恋后十秒钟就喜欢另一个人是不是显得有些廉价了?我拯救不了你,因为我自己都是病人...

临摹,第一次用阿诗+温艺+418,结果在意料之内—— 好的画材更能听懂画家的想法,而我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把上次的速写用水彩又画了一遍。 照片来自 @铅灰色的湖

用纺织模板笔的涂的小稿。

临摹,对水分和边缘的控制能力还是太差了。

冰封的小月河畔。

比上一张好些了,接下来想抓住冬天的尾巴。

© 谷月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