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景小稿临摹。

立冬,久违的水彩练习。

涂鸦两张。

风景照片练习。

上周在浅草寺的写生,可能只有在异国他乡脸皮才能那么厚吧。

上个月的照片练习。

大概逐渐感受到思考的重要性了,而这种思考的临摹的过程常常会被扼杀。

画照片。

涂鸦的变形过程,颇有点格物致知的意思。

临摹练习二张。

云练习的一部分,临摹美国画家 N.C Wyeth,略有改动。
地面正下着雨,飞机孤独地从夕阳下的积云群中划过,去往雨和云都不愿光顾的平流层。这好像就是我听《银色飞行船》时脑海里浮现的场景呢。

不成气候的云练习 2/5。

临摹,原作油画。原作系列的构图都很有意思,地面压得很低,靠高瘦的树木平衡画面上下。
还是按着旧的套路画,颜色还是太淡,大量依赖尼龙笔来柔化地面的各种笔触,罩染的效果总是不好也不知是水分的问题还是笔的问题。稍微觉得有些无奈。
突然想起这已经是第七年了。

照片写生,图片来自 3g 的团练帖。

现在我好像真的可以对着照片画出「能看」的水彩画来了,看来之前在画室学到的东西,没有还给老师啊。上一张画在画之前就能想好该怎么画,画出来应该是什么效果,这一张却没有,按着步骤来走一步想一步,倒也得到了有点像样的结果。

铺大色调对风景来说几乎是必要的步骤,有利于指导局部的细化;用红胖子上色,另一支笔蘸水来做出渐变效果;叶筋笔这次用处不大,只用来画草;调色技能贫乏,很难调出能互相区分色调又相近的色,水和石头颜色雷同;速度太慢,耐心不足,导致虎头蛇尾。

P.S. 手机拍出来的色差太大,石头并没有那么蓝,原画更好看些 :-) 。

照片写生,照片来自卡卡的团练帖。

久违的水彩,久违的平涂,画得过程很享受,很顺畅,就连刚拔掉的智齿处都感觉不到疼痛了。画到最后也没有出现特别明显的败笔,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吧。

颜色还是太淡了,没突出太阳的亮度;画天空的时候有尽量控制水分,可惜还是有很多不足,云的边缘太僵硬了;近景的处理也有些仓促,嗯。

有画画陪着我的话,我可以一个人继续走下去的吧。

学校写生二张。

John Constable 的《The Vale of Dedham》。
花了很大力气才打好的草稿,第一遍色已经毁了,这就是这幅画最好看的时候了吧。
胸口还是痛,有没有有空的神明大人来拯救我一下呢?

五月九号,广东工业大学上空的云。
日常中我最害怕的东西,就是冬天的空气还有夏天的云。
奇怪的笔法得到了奇怪的效果。

之前没画完的练习,临摹康斯泰勃尔的油画《Salisbury Cathedral from the Meadows》。
可能是因为不在画室缺乏老师的指导吧,继续画下去的时候并不顺利,仅仅是把原来没上色的地方填满了而已:教堂几乎没再改动;马的和水面糊成一片而且看不出结构,人糊得更厉害;水面的笔触太过明显,飞白不自然。完全没有继续深入,整张画比较满意的地方可能就剩下树了而树基本也是之前画的。
也罢也罢,手感找回来一点了,准备下一张吧。

树木写生试作。
- 手头没有能罩染的笔,强行用一支周虎臣平头画居然还能用
- 以为掌握了树的画法但看起来还是没掌握好

古典风景练习,临摹康斯泰勃尔。

未完成。

古典风景练习,临摹柯罗。

这次在树上下了功夫,终于知道通过画出一簇簇的树叶来表现树的体积了,虽然原画并没有这么明显。地面是多次湿画叠加而成,有点太过柔和,但是对于这种笔触的练习算是成功入门了。

另,红胖子画树枝很爽,虽然还是没画好。

古典风景练习,临摹康斯太勃尔,底稿同样是复印稿。

这张算是失败品吧,肆意地打上第一遍色之后才发现颜色不会,没有趁着纸面湿润继续画就着回家过元宵了,导致需要趁湿洗出来的白统统没有了。因为留白都没了所以树干没有层次感,改了多次改到纸都烂了最后还是停手了。这次的纸貌似也不太好,干后再打湿就烂了,之后在上色颜色会很脏地附在上面而几乎没法留下笔触。

右下的木头可以完全干画 + 罩染因此效果还行,就是最后画不下去的时候在那里瞎添笔导致效果打了折扣。

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是…… 我两天前就已经完全画不下去了而老师一直不满意,此时纸面的状况已经不允许我再做什么修改了。

17.02.08 古典风景练习,临摹康斯太勃尓,底稿为复印稿。

感觉临摹古典之后会看不起其他风格,因为真的太美了(当然这里说的是原作)……

画法是老师独创的,由于老师的书还在筹备中于是就不好把画法一五一十说出来了,总之这样画很花时间和颜料。


17.02.2 风景练习,临摹。

完成度 80%,湿画法,把纸面整个打湿在颜色最重的地方先大笔上色,等稍微不那么湿的时候下根据刚才上的色扩展出更多面来,比如画面中心屋檐下的一抹重色往下淡出扩展出一个窗台,同时把之前上色不对的地方修一修…… 在保持纸面湿润的情况下该咋画咋画……以前的各种瞎总结的经验在这里还是用得上的。

老师说注意风景的抒情性,虽然不是太懂还是记下来吧。

Edward.Seago 风光绘画之二,天空一开始就画残了,反复洗了两次。

Edward.Seago 风光绘画之一,用了刚买的 32K 本子,画起来出奇得愉快,感觉连画风都变了。

---

突然觉得临摹应该有两种方式,观察这张画的用色、笔触,把画当作颜色和笔触的集合,一点一点地抄到自己的纸上;或者是透过这张画的描述,想象画家写生那时候映在他眼中的风景, 对着这假想的风景再次写生。 

啊……这样瞎想的画,感觉自己要成为艺术民科了。

折腾了一整天,临摹 @Trura1nMoK 大大的图。

临摹 - 简忠威 - 炊烟。

临摹

© 谷月轩 | Powered by LOFTER